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杭州频道 > 今日视点 > 社会民生   正文

   | 打印
放大 原大 缩小 打印 

112岁的城站!一部浓缩的杭州史 承载多少悲欢离合

1935年,六和塔边的铁路 资料图片

  贴沙河岸,汽笛长鸣,灯光由远及近,一条钢铁长龙载着众人驶过清泰门,稳稳停在杭州城站火车站内。57岁的胡健看着这一幕,习惯性地站定,远望。他是铁路杭州站售票车间主任计划员,在城站火车站做了33年售票员。“以前城站面积狭小,只有四个候车室,售票房还不在车站里面,而是在站房旁搭了一个二层小楼。”

  9月18日,记者在城站遇到的不仅是胡健,还有城站专门挑选出来的旧车票、旧地图、时刻表这些老物件。“112年了呀!”在胡健的一声悠悠长叹之中,我们意识到城站已经在风风雨雨中走过了整整112年。

  1906年-1937年

  为何叫“城站”

  因迁移至城内而得名

  一百多年前,杭州人大多还没见过火车这样的“钢铁巨兽”,出远门很不便。

  清末,西方列强对铁路权的巧取豪夺激起了浙苏两省爱国绅商的义愤。为此,浙江省成立了商办的“浙江全省铁路有限公司”,推选浙江绅商、原两淮盐运使汤寿潜为公司经理,筹办浙江的铁路建造事宜。

  汤寿潜顶住重重压力,从杭州闸口起,经南星桥、清泰门、艮山门的城墙外地段到拱宸桥修建了一条全长16.135公里的支线铁路,名为江墅铁路,1906年建成使用。

  “清泰站”便是杭州站的前身。作为中国最早一批建设的火车站,它见证了杭州城进入铁路时代的历史变迁。

  不过刚开始,杭州火车站是在清泰门外的,大致位于现在环城东路金衙庄转盘附近,老百姓抱怨坐火车还要出城,不方便。

  于是在1909年开始修建杭州城内的火车站,1910年建成后将清泰门站迁移至城内,改称“杭州站”。

  因是城内之站,所以杭州人又习惯称“杭州站”为“城站火车站”。

民国时期杭州城站火车站外观 资料图片

  1937年-1997年

  毁于战火后重建换“画风”

  当年售票员累到手抽筋

  好景不长,1937年12月24日,杭州沦陷,城站火车站在战火中被炸毁。1941年3月26日,杭州站重建开工,并于1942年3月21日竣工。

  新建的杭州站完全换了“画风”,一时间成为杭州的标志性建筑,并延用到1997年。

  胡健说他进入铁路工作时,铁路路网密度和如今也是不能比的。“我到杭州站实习时,每天还不到三十对火车停靠,大部分都是到上海、宁波、金华的短途火车,长途最远只能到济南。如果要到北京,只能先到上海再转车到北京,最快也要两天一夜。”

  火车停靠少,票也不好买。他拿出一张略显泛黄的硬板车票:“这种硬板车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最主要的火车票类型,上面没有日期,没有车次和座位,只有发站和到站。”

  当时买票,只能到火车站窗口排队碰运气。“所有的车票装在一个大柜子里,柜子分成一小格一小格,每一格放着去不同车站的票。旅客要去哪一站,售票员要从密密麻麻的格子中找到去那一站的票,然后手工打上日期、车次等信息,卖一张车票最少也要两分钟。我做售票员一天下来,手都要抽筋了。”

1942年杭州城站火车站外观 资料图片

  1997年至今

  又一次重建大变样

  就是你如今熟悉的模样

  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后,老城站的规模渐渐跟不上杭州城市发展的节奏。1997年6月26日,杭州站旧站房拆除。

  这次重建的杭州城站于1999年12月28日正式启用,也就是如今大家见到的模样。

  在胡健的眼中,从那时开始,老百姓坐火车方便多了。“上世纪90年代出现了联网售票,哪趟车有多少余票,售票员在电脑上可以一目了然。因为进城务工的人多了,铁路增开了很多到云贵川渝地区的火车,还进行了大提速。1999年,从杭州出发乘坐快车直达北京,只要16个小时,比以前快很多。”

  如今,当你从城站坐火车出发,向北最远可以到齐齐哈尔,往东最远可到牡丹江,往西可直达新疆阿克苏。“除了拉萨、西宁无法到达外,其余省会城市(不含港澳台)都能到。”

  开行的列车多了,乘坐火车的人也多了。胡健举了个例,1982年的时候,杭州站一年的客发量是500多万人,平均一天1.5万人左右。

  现在,杭州直属站(包含城站和火车东站)一年客发量达到了7300万人,相当于一天有20万左右的旅客。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城站火车站外观 资料图片

  城站的小秘密

  大部分人不知道

  0号站台

  城站共有九座站台,编号1-9。0号站台没有标志,它位于城站火车站1号站台的西侧,长度只有一两百米。当年杭州前往千岛湖岭后的慢车就是在这个神秘的0号站台始发的。

  第一、第二候车室

  很多去城站火车站坐车的旅客,如果刚好买到了需要在“第一、第二候车室”候车的车次,进站以后会有些摸不清头脑:从进站口进入,依次排列的是候车室编号第三、四、五、六……第一候车室位于进站口过了安检的右侧,而第二候车室比较隐蔽,原先是茶座,位于第三、第四候车室中间,需要通过扶梯上二楼。

  十九年前就预留好地铁口

  从城站火车站可以直接进入杭州地铁1号线坐车,不过大部分人不知道,这个地铁口,在1999年城站改建时就预留好了。城站的设计师是中国工程院院士、设计大师程泰宁。城站改建时,杭州地铁还没有开建,但考虑到换乘的便利,程泰宁超前地在出站大厅给未来的地铁“埋藏”了一个出入口,甚至在地基打桩时为地铁隧道预留了空间。

新杭州城站火车站 谭启晓 摄

  【浙江新闻+】

  每天,离别或是团聚,在这座百年历史的火车站里不断上演。112年的时光中,无数人在城站进进出出,经历人生的悲欢沉浮。

  何国华,55岁,邮政押件员

  他一半的人生都在火车上度过

  “别人看我天天进城站火车站,跟着火车到处跑,以为我是铁路的人,其实我不是。”

  55岁的何国华还有一个月就要退休了,他说自己有一半的年岁,是在从城站发出的火车上度过的。

  何国华是邮政押件员,他的工作就是跟着火车,将杭州寄出的邮件送往外地,然后将外地的邮件带回。

  1981年,18岁的何国华穿上了那个年代让人羡慕的绿制服,来到城站火车站边的邮政大楼里报到。

  “那时候城站火车站是杭州城最热闹的地方,真的是交通枢纽。广场上有好多买票、等车的乘客,车站里挤不下,他们就到外面的广场上来。”何国华回忆着城站当年的人声鼎沸、车水马龙。

  “那时候发往外地的物流以铁路为主,所以杭州这里的物流集散地就是城站火车站。像早上4点多《浙江日报》新鲜出炉,第一辆车就是运到我们城站这里,交给我们,然后带上火车,送到省内的其他地市去。”何国华说,当时很多火车上都会挂着一节他们的邮政车厢。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时候,车少,好多人都买不到车票。像我们以前去金华那边的物流,也是走铁路的。到了过年过节的时候,包裹里吃的东西就会很多。”

  何国华说自己碰过不少这样的人,看见他运着包裹去邮政车厢的时候,会凑上来问是不是送到金华的包裹,家人大概什么时候能收到。

  丁民乐,67岁,沪杭线资深乘客

  往返沪杭:带去土鸡蛋捎回肥皂条

  67岁的丁民乐曾经在杭州城站铁路招商部门工作。他是最早经历沪杭双城生活的那一批人,而城站则是他双城生活的见证者。

  丁先生到杭州城站火车站工作是1974年。也就从那时候开始,他成了沪杭线的资深乘客。“因为我父母的家在上海,爷爷奶奶的家在杭州,后来我的小家庭也建立在杭州。”丁先生说,“我就成了我家的专用快递员,经常往返于上海和杭州。每次都从城站走,因为这是唯一的铁路客运站。”

  一只小竹篮,就是当年他的行李箱。那时候,上海到杭州远没有今天方便,火车还在烧煤,单趟要四个多小时,一次来回起码八个小时。

  去上海的时候,丁先生经常拎着一篮子的农副产品,比如土鸡蛋等。“四十年前就这么从乡下收集鸡蛋带进城,再带去上海。”

  “秋天到了,我放上杭州西溪盛产的火柿,还有黄岩的蜜桔……春天到了,篮子里就会换成带着黄泥的春笋。我妈妈一直说杭州的江米年糕比上海的好吃,我也经常从菜场买好带去。”

  从上海带回来的则是各种工业产品:洗衣服的碱性条状肥皂,就是大家俗称的臭肥皂,还有整封的火柴以及香烟等。“那时候这些东西都是凭票供应的,家里不够用。好在上海的家里提前迈入煤气时代,对火柴的需求大大减少,杭州的家里还在发煤炉,需要火柴。”丁先生说。

  在物流不甚发达的上世纪70年代,丁先生和亲属们就是这样互相扶持着,让彼此的生活充满温馨。

  赵宜飞,29岁,铁路乔司站车站值班员

  飞驰的列车载着对妈妈的思念

  对这座百年老站,29岁的赵宜飞再熟悉不过了。“可以那么说,因为有了城站,才有了我。”

  宜飞出生在铁路世家,母亲曾经是列车乘务员。“听妈妈说,当年老爸追她的时候,每次总会骑个自行车到城站,等着她下班,城站就像他们的‘鹊桥’。巧合的是,我也出生在城站边上。”小时候,宜飞的妈妈要出乘远行,宜飞总是跑到城站,听着汽笛轰鸣,望着母亲从这里踏上旅程,开始她的工作。

  “刚开始我真的不理解,因为每次妈妈外出,都要在火车上呆将近一周的时间。有时候想妈妈了,爸爸和外公会带我去城站边上的清泰立交桥看火车,告诉我‘妈妈就在火车上’。”

  18岁那年,宜飞考上了西南交通大学。开学那天,他背上行囊,踏上了前往成都的绿皮火车。第一次离开家乡远行,还是在城站。“与家人分别的那一刻,突然感受到了当年母亲的不容易。”

  毕业以后,赵宜飞接过了母亲的班,进入铁路乔司站,成了一名车站值班员。无数个夜晚,他坐在小小的行车室中,望着满载旅客的列车安全通过车站,驶向远方。而城站变成了每天搭乘通勤火车上下班的必经之地。

  宜飞说,虽然对这座家门口的老火车站很熟悉,但他会在等车的时候随手拍上几张照片,记录下城站的每一个日常。“我想,这座矗立在杭州老城中的火车站,已经成为我人生记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吧。”

  (原标题《112岁的城站,一部浓缩的杭州史》《百年城站,承载多少悲欢离合》,记者 吴崇远 金洁珺 陈蕾 实习生 王静颖 通讯员 陈侃 傅志龙 韩颖 吴承超。编辑:王佳)

相关稿件
· 运管日记④城站旁简陋客运站 这个帅男人让它获新生
· 好消息!杭州地铁2号线钱江世纪城站将于4月28日投入运营
· 望江街道:开启杭州城站以东新蝶变
专题聚焦
  最热新闻
·丰子恺诞辰120周年|时光里的杭州 停驻在他画中
·12岁女孩遭遇顽固头皮屑 原来是扎头发惹的祸
·女子练瑜伽手机掉西湖 一下赶来十几个“西湖捞哥”
·35年前9441个杭州人一眼相中它 杭州“市花”这么来的
  本网专稿
·双城记·上海丨街道为企业牵线 打造垃圾分类生态圈
·开“窗口”架“桥梁” 贸易标准化助力杭州走出去
·杭州记忆丨钱镠建吴越国 定都杭州
·新地标里看杭州 一曲交响乐章流淌过40年城市光阴
  权威发布
·杭州环境质量半年报公布 大气和水质都在持续改善
·杭州新聘5名“杭州会议大使”
·杭州治水又捧回一座“大禹鼎”
·杭州今年将建设250个农村文化礼堂
  区县新闻
·家门口看大戏 西湖区古荡街道嘉荷老人直喊“过瘾”
·西湖区古荡街道举行消防应急演练
·大数据实时呈现 西湖区古荡农贸实现“华丽变身”
·良渚产业百花齐放 古老土地绽放新经济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