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杭州频道 > 今日视点 > 本网专稿   正文

   | 打印
放大 原大 缩小 打印 

力量下沉 杭州多地探索成立小区党委破解基层治理难

侯潮府小区综合党委利用“归心空间”组织居民开展读书分享会。侯潮府小区供图

  浙江在线-杭州频道7月9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吕玥 孙磊 张梦月)担任石灰桥新村“业之家”党委书记两个多月后,杭州西湖区西溪街道石灰桥社区党委副书记卢雪萍感觉“找人办事叫得应了”。她说:“以前处理一些问题要从小区向社区、街道逐级汇报,现在可以直接联通,效率提高了。”

  今年4月开始,杭州的两个城区——西湖和上城,先后在基层开始小区党委试点工作。卢雪萍联系服务的小区石灰桥新村成立了“业之家”党委。作为杭州第一个小区党委,其下设9个党支部,纳入了公安、交警、城管、市场监管等多方力量。5月,上城区又有15个小区成立综合党委,并根据老旧房、安置房、商品房等不同类型,开展各有侧重的治理实践。

  长期以来,城市小区只有隶属于社区党委的党支部,支部党员又多为普通居民,他们在遇到难题时,很难调动各职能部门力量及时有效解决。

  现在,杭州多地探索加强小区党建破解基层治理难题,实际成效如何?日前,记者走访了部分试点小区。

  导入资源,小区党委像桥梁

  石灰桥新村是始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老小区,本来已有4个党支部共计100多名退休党员,为什么还要建小区党委?

  “‘小马’拉不动‘大车’啊!”一见面,卢雪萍就跟我们聊开了。她告诉我们,这是基于现实需求的一次探索。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很多问题显现出来,其中,部分老旧小区管理队伍的散弱问题尤其突出。以石灰桥新村为例,整个小区共有1022户、2800多位居民,要设置4个卡口,每个卡口起码要安排两个人24小时轮岗值守,还得开展大量基础防疫工作……而负责联系小区的社工只有3人。

在石灰桥新村东门,“业之家”党委的“九长”们正引导电瓶车与行人从辅门进出。记者 姚颖康 摄

  这么少的社工如何应对这么多居民的问题和需求?疫情倒逼之下,今年3月开始,西溪街道开始在石灰桥新村等多个小区探索试点“九长制”,把和小区治理有关的9方面人员纳入治理体系,分别是:网格长、辖区民警和交警、城管及市场监管人员、楼道长、社团团长、文体队长、自管小组组长、物业保安队长以及小区周边机关企事业单位片长。4月15日,为有效统筹、协调衔接“九长”之间的各项工作,小区“业之家”党委应运而生。

  “小区党委从无到有,带来最直观的改变是,很多事情不必再层层汇报、请领导去打招呼,我可与各个‘长’单线对接。”卢雪萍说,比如处理小区出入口的交通拥堵问题,她就直接联系交警和城管,感觉省力很多。

  这也是上城区望江街道徐家埠社区书记潘海琴的感受。在处理婺江家园三园这个回迁安置小区的问题时,她曾感到力不从心。

  比如地下车库坡道过窄,电动车难以入库,不少人就停在路面,造成拥堵;走廊过道是敞开式的,一到雨雪天就积水打滑……为此小区相继成立了临时党支部和邻里议事会。但有些问题牵涉多个职能部门,由小区上报到社区、街道,再找到职能部门开会协商,确定责任、落实执行。这个处置流程走下来,复杂问题个把月也解决不了。

  而商品房小区侯潮府,硬件设施一流,治理之难体现在“软件”上:业主普遍经济实力较强、注重个人隐私,对公共事务的参与意愿不强。紫阳街道相关负责人表示,在高档小区建立综合党委,就是希望以党建工作统领思想建设,为业主构筑精神家园,让基层组织更加凝聚人心。

  不同于一般基层党委,我们在采访中注意到,这些小区所建党委前面还有“功能型”“综合”等字眼。杭州市委组织部组织处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以来,杭州市委组织部把“党建引领社区治理”作为重点课题,发动各区级组织部门开展各种形式的创新实践,不断推动战斗堡垒在“家门口”建强,党员作用在“家门口”发挥,资源项目向“家门口”集聚,难题堵点在“家门口”化解。目前,杭州市鼓励各小区因地制宜建立小区党组织,这些党组织在社区党组织领导下开展工作,是小区内部各类主体自治自管的统领聚合中枢,主要发挥政治引领、统筹协调、民主自治、民生服务等作用。

  “小区党委更像一座桥梁,在不改变党员原有组织关系的前提下,可以把周边的这些资源和能量通过基层党组织导入小区,为基层治理赋能,解决许多基层治理难题。”长期从事党建研究的浙江工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肖剑忠表示。

在石灰桥新村助餐点,一位居民打包后满意离开。记者 姚颖康 摄

  统筹多方,“谁家孩子谁家抱”

  小区党委的书记不是“官”,却面对不少难题,也被赋予期待。

  对于第一个“吃螃蟹”的西湖区石灰桥新村“业之家”党委而言,如何解题没有先例可循,一切都得摸着石头过河。

  “没有小区党委时,我作为网格长去执行落实,基本都是独自跑腿,一些事情就吊在半空悬而难决。”卢雪萍记得,3月15日晚,西溪街道召集各方代表召开第一次“九长”大会,是在小区4幢和8幢中间的党员活动室里,讨论的是小区党委的工作机制。大家认为,在处理涉及居民切身利益的共性问题时,要由“九长”共同出面,务必让处置横向到边、纵向到底。

  在“业之家”党委的全力推动下,居民们期待很久却一直没有落实的助餐点(老年食堂),5月初终于开张了。卢雪萍介绍:“在建立‘业之家’党委前,我一直为场地发愁;成立党委后,‘九长’们商议把原来的老年活动室辟为助餐点,但这个场所没有餐饮执照,党委就和附近酒店商量,由他们负责配送,在这里进行餐食分发。”

  还有大量细微的个性问题,怎么办?让小区党委天天去“扫楼”?不现实。让2800多位居民直接找党委书记?那书记可太忙啦!

  “我们面对面建群吧,成立‘九长共治微信群’,有什么问题群里说一声,‘谁家孩子谁家抱’。”在卢雪萍提议下,大家还列出了三张清单,分别是:小区存在的问题、居民的各类需求、小区内外资源。如此,便于任务分解、专员包干、销号办结。

  居民自管小组组长宋金虎发话了:“小区有2800多号居民,几千人的需求和问题,‘九长’们不可能事事都掌握,能不能发个二维码,让大家反映情况不用跑腿,也让处置更高效?”

  但立即有人提出:小区40%是老年人,有的不会使用智能手机。最后,大家七嘴八舌一番讨论,明确由党委通过定期走访、电话问候等形式,来掌握这部分群体的动态需求。经审议立项、研发内测,4月,一枚“民情二维码”贴上了石灰桥新村各单元楼道口,很快就有居民扫码“下单”了——有居民反映小区东门拥堵的问题,物业、楼道长以及网格长马上出动在早晚高峰进行疏导协调,并由交警在路口进行指引,同时向城管报备,新开一个辅门。

  宋金虎介绍,为了保护居民隐私,“业之家”党委中只有网格长、物业和居民自管小组这三方可在系统后台看到相关信息,简单问题当日处理,复杂状况3日内给出明确回复。而居民们不仅可以通过二维码向小区“下单”,还可“催单”“评价”。

  记者在其他试点小区采访时也发现,小区党委对居民的黏性明显增强。6月中旬,侯潮府业主陶丽娜带孩子参加小区党委组织的“彩绘海潮”活动,认识了不少邻居,她说:“小区是生活共同体,我们理应凝聚起来,为家园治理出谋划策。”

  侯潮府小区党委书记由紫阳街道专门负责业联体(社区居委会、业委会、物业服务企业联合体)工作的沈雪鸿担任。他介绍:“前期,小区党委通过网格党员和物业管家‘双上门’,摸清在职党员、在册党员,了解他们的专长,建立‘红色智库’,为小区服务;然后把网格社工、辖区共建单位、业委会、物业党组织、退休党员、在职党员、开发商等力量吸纳进来,建好业主需求清单、共建单位资源清单、各类组织服务清单,实现有效对接、全面统筹。”

  记者在该小区看到,小区党委还专门在架空层精心构筑了一个个小而精的公共空间,将这些空间分别起名为“果壳class”“书享zone”“客厅salon”等,并定期在此举办活动,从周边学校、法院、社会组织等辖区单位引入各类资源,为540多户业主提供亲子教育、法律咨询等专业服务。

  西湖区和上城区组织部门相关负责人均表示,成立小区党委,就是希望以党建聚合统领,让小区内的党员管理、志愿服务、协商议事、民主监督、审议评议等各项治理事务可以统筹进行、有序开展,让组织力进一步从社区下沉到小区,管好居民的“门口小事”。

在石灰桥新村配餐点内,小区党委的党员们正在协助打包。记者 姚颖康 摄

  积极牵引,自治效能提升了

  小区党委干得怎么样?我们从不少小区居民那里得到了积极回应。

  大学生郑皓仁住在西湖区石灰桥新村,他说:“小区党委工作很细,我在他们办公室的小区地图上看到,每幢楼如果有在职党员、孤寡老人、残障人士等,都作了标识。”

  郑皓仁还发现,小区的东侧出入口多了一道辅门,只在早晚高峰时段打开,让行人、电瓶车和机动车分流,提高交通效率;为了让辅门附近的住户免于噪声干扰,小区还特意为他们安装了隔音窗。小郑很感动:“小区有了党委后很多变化大家都看在眼里,我作为预备党员也很想参与,有机会可以为大家出力!”

  在党委的牵引下,小区的自治能力和效率大大提高。石灰桥新村“业之家”党委工作台账显示,小区除了为居民解决吃饭、交通等共性问题,还处理了房屋漏水、楼道卫生等60余项个性事件。卢雪萍感慨:“这几乎是一天一事的效率啊!以往,网格员一个人跑断腿也办不来的事,现在九大‘长’带着大家一起解决,快多了。”

  在上城区婺江家园三园,随着回迁安置不断推进,小区综合党委针对群租、分割现象,召开了“分割房整治”会议,由网格员上门摸排信息,确定分割房即时数量,由公安和消防联合上门发放整改通知单、限期整改;逾期不整改的,作出强制执行拆除的决定并处相应罚金。

  6月中旬,一位业主投诉:自家露台的雨水管道中不断排出污物。会不会是楼上群租分割造成的?小区党委在微信工作群里通知派出所、物业负责人后,三组人马挨家挨户“扫楼”,未发现群租分割现象。但业主的问题怎么办?小区党委召集开发商合议,决定将住户的雨水管道加长,拖出平台,接到小区废水管内,解决了这个疑难点。

  看到小区党委的积极作用,一些小区陆续跟进。6月底,西湖区文新街道德加东区也新建小区党委,开始了党组织统领,业委会、物业、共建单位、志愿者协同推动的治理实践。

  【记者手记】

  让党建成为小区治理的核心引擎

  怎样让“小马”也能拉得动“大车”?杭州加强小区党建,探索建立小区党委的治理实践,让先行者尝到了甜头,也为后来者提供了借鉴。

  作为居民生活的基本场所,城市治理体系的末梢单元,小区做好治理的重要性无需赘言。然而现实是,相当一部分城市小区人口众多、类型多样、情况不一,如果按照社区党委现行组织架构、职责要求、人力物力和工作模式办事,很难达到高效顺畅的治理效果,因此必须设法提高小区的组织化程度,推动党建“末梢”向小区、院落、楼栋延伸,更好地把党的主张落实下去,把群众的诉求回应好,把城市治理的基层基础打牢夯实。

  探索建立小区党委,不失为创新之举。从杭州加强小区党建的实践效果看,各街道、社区通过选好小区党委书记,建立机制把各方资源力量统筹起来,建好建强了小区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使得党建成了小区治理的核心引擎。而通过这种组织赋能,进而再优化小区事务运行机制,党员的骨干带头作用更好地发挥出来,也让小区居民自治获得了更为理想的效果。

  当然,党建引领小区治理是一项系统工程、基础工程、长期工程,要高标准推进这项工程,还是要坚持改革创新的思路,向组织要力量,向理念要出路,向科技要办法,努力让组织力量更精准下沉、让治理能量更有效衔接。

相关稿件
· 当“区块链”走入乡村 萧山戴村用数字技术探索基层治理新路
· 西湖区灵隐街道:打通基层治理“痛点”和“经脉”
· 余杭中泰启动基层治理云矩阵 首批“九朵云”上线
专题聚焦
  最热新闻
·良渚超大型公园曝光 良渚人游玩又有新去处
·良渚街道:“三源治理” 解决百姓操心事
·开放时间延长、馆内座位增加……周末去逛逛杭州图书馆吧
·钱塘江、富春江、新安江一线将全面贯通绿道 从杭州主城区可骑行到桐庐
  本网专稿
·桐庐这条老街能秒变“威尼斯水城” 夏日别样清凉
·余杭助企“码”上融资 首批5家企业获得超16亿元授信
·将善意进行到底 救人的他们入选“杭州好人”
·“直播+夜经济” 引领夏日西湖新潮流
  权威发布
·3月22日杭州市无新增确诊病例 专家:入境应如实申报
·杭州3月19日无新增确诊病例 尚有211人在隔离医学观察期内
·杭州3月18日无新增确诊病例 尚有209人在隔离医学观察期内
·杭州3月17日无新增确诊病例 境外返杭人员别忘及时上报
  区县新闻
·杭州滨江浦沿东信社区:巾帼平安夜市推广垃圾分类
·杭州滨江西浦社区:垃圾分类从我做起
·杭州滨江试点“亭长制” 推动垃圾分类“新时尚”
·从曾经黑榜到七登红榜 杭州滨江观潮社区是怎么“脱胎换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