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浙江 杭州 民生 即时 原创 房产 理财 图片 娱乐 教育 科技 生活 视讯 资讯 旅游 健康 分类 消费 环保 体育 论坛 微博 博客 播客
杭州在线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杭州新闻 > 今日视点 > 社会民生 正文

   | 打印
放大 原大 缩小 打印 

曾经风生水起的共享单车接连迎倒闭 你的押金退了吗?

中山北路一辆没有座椅的共享单车 记者 江玥 摄

  忽如一夜秋风来,共享单车遍地哀。

  半个月之内,曾经风生水起的小蓝单车、小鸣单车相继陷入困境,资金链断裂,创始人失联,团队解散,用户押金欲退无门。

  在杭州街头刷足存在感的“彩虹车”们,在这轮共享单车倒闭潮中过得怎么样呢?11月27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仍能维持正常运营的共享单车,只剩下ofo、摩拜和哈罗单车等少数几家,其他品牌大多名存实亡。酷骑单车、小蓝单车的押金无法退还,小鸣单车押金能退,但普遍滞后。

  多家共享单车阵亡

  在杭州规模不小的小鸣单车,早在今年7月就遭遇了一轮押金难退的“信任危机”。11月23日,小鸣单车近百位员工爆料:小鸣单车99%员工被裁,实际控制人失联,全体员工工资拖欠,用户押金难退。

  “目前杭州公司大部分资产已经变卖,位于福地创业园的办公室,已到期清退。杭州几十号员工,10月开始被陆续清退,目前技术部除了一名孕妇,剩下的全部裁掉了。就给了一张解除合约的协议。”已经离职的小鸣单车华东地区相关负责人张某说。

  此前,曾经在杭州街头出尽风头的“土豪金”版共享单车——酷骑单车,据称骑行体验相当好的小蓝单车等一批知名共享单车,相继发生拖欠供应商款项和逾期未退还用户押金的情况。其中小蓝单车团队解散,拖欠供应商货款近2亿元,员工工资未结清,用户押金无法退还。

  而最早在杭州街头出现的共享单车骑呗,只运营了8个月,就于今年7月主动撤离了杭州市场。

  无人运维的共享单车成“僵尸车”

  99%员工被辞后,小鸣单车车辆维护陷入无人过问的局面。部分车辆损坏严重无法使用,也无人维修调度,成了街头的“僵尸车”。

  27日下午2点,记者在体育场路调查发现,街边的共享单车以ofo、摩拜和哈罗单车为主,小鸣单车的数量非常少,其中不少车辆破损、生锈,座椅积满了灰尘,车身脏旧不堪,“缺胳膊少腿”“断头”的单车,被丢弃在角落里无人问津。

  小蓝单车目前已经全面退出杭州,App也一直处于登录错误的页面。“土豪金”酷骑单车也很难在杭州看到了,似乎也在逐步撤离杭州市场。

  酷骑、小蓝至今拖欠押金

  员工辞退,分公司倒闭,那么用户的押金呢?

  记者尝试使用酷骑单车App,开机时的宣传页面仍能正常显示,但是账号已经无法登录。官方发布公告称,“酷骑已由拜客出行代运营,原押金用户在新平台仍可免费骑行并享更多特权。”

  但拜客出行只是接管单车的运营和维护,并不包括债务。酷骑单车相关负责人表示,北京的办公室将暂停办理押金退还业务,用户退押金都要去位于成都的公司办理。如果不方便去成都,则需要联系公布的专线电话。记者多次拨打三个专线电话,均无法接通。

  承诺“陆续退款”的小蓝单车,于11月20日宣布正式停止运营,官方App也已无法使用。但截至目前,仍有用户反映退款迟迟未到账。多位小蓝单车用户在其官方微博下留言称,本应该在7个工作日内到账的退款,半个月都不见动静,两个官方电话均已关机。

  小鸣单车的App目前仍能正常使用,此前用户反映的退款难题也悉数得到解决。记者27日尝试充了200元押金,点击退还押金,没过多久就收到小鸣单车发送的确认短信,接着押金原路退回。

  小鸣单车华东地区相关负责人张某表示,目前小鸣单车的“残局”已经有其他投资人善后,拖欠运营员工的工资已经悉数发放到位。“由于我本人已经离职,具体的情况并不清楚,但是既然投资人愿意出面解决问题,那么消费者的押金退还应该也能得到保障。”

  那么剩下的小鸣单车怎么处理?张某说,目前杭州的运维人员已经全部辞退,单车无人管理,不知道总部后续会如何处理。

  记者拨打小鸣单车客服热线,工作人员表示,对于提交了退款申请,且在7个工作日内没有收到款项的用户,公司会查明原因尽快退还。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是过去一年多时间里,共享单车行业的真实写照。

  有人做过统计,从去年9月至今,市面上总共出现了70多款共享单车,吸引了数百亿资本进入。他们聚集在大街小巷,玩起了一个名为“短时间里谁铺得多谁就赢”的游戏。

  现在,到了游戏最惨烈的阶段,除了少数位于头部的竞争者,剩下的都面临被清场的命运。当人、车和钱逐渐消耗殆尽,这个共享经济的代表模式还剩下些什么?

  然而,共享单车“尸骨未寒”,杭州市面上又出现了一批共享电动车。

  杭州街头又来了共享电动车

  11月27日,在中河高架下,有几辆骑电单车在夜晚亮起了灯。这些单车车架比自行车大,后座两侧装有两个电池。根据介绍,这是一辆“人力+电力”混合驱动的自行车,最高时速能达到20公里。

中河高架下的共享电动车 记者 江玥 摄

  骑电单车同样采用扫码租车,押金299元,目前活动期间为49元。扫码开车后,不能马上进入电动模式,需要踩几下。中途停下来之后也需要再踩几下才能再次进入电动模式。

  骑电单车不能随意停放,规定了停放区域,超出区域用户需要支付49元的调度费。由于采用电动驱动,其收费比共享单车高,每半小时2元,临时停车每小时1元。

  不过,虽然这些电动车把时速控制在了20公里,但在刚进入电动模式或者提速时依然会有向前的冲力,如果平时不常骑电动车,容易出现风险。

  另外,共享电动车上路还面临着不小的政策风险。今年9月,杭州相关管理部门对在杭州提供租赁电动自行车业务的企业进行了约谈,叫停了“共享电动车”。

  参加约谈的共有云骑天下、云马出行、小良出行、GOGO、骑电单车等5家平台企业。据前期摸排,他们共投放了约2590辆。会上,相关部门要求5家平台企业停止运营,在限定时间内,自行对本平台车辆进行清理并暂时退出杭州市场。对于逾期不清理且未退出的,将开展专项整治。

  杭州一年涌入60万辆

  “共享单车”一词最早被人所熟知,是在去年9月份。那个月,在上海风生水起的摩拜单车正式进入北京市场,随后它的竞争对手ofo宣布完成1.3亿美元C轮融资,投资方是共享经济的另一个巨头滴滴打车。拿到钱的ofo很快走出了校园,和摩拜一样开始在一线城市的街头疯狂扩张。

  两家公司相继出手打响了这轮共享单车“夺命狂奔”的发令枪。统计数据显示,去年9月底开始的半个多月时间里,一共有16亿资金杀向共享单车行业,相当于每天都有近1亿元进入。

  但是,无论摩拜还是ofo,都没有把跑马圈地的重头戏放到杭州。彼时,ofo已经进入浙大校园,成为大学生追捧的出行工具,不过ofo并没有马上走出杭州校园的打算。至于摩拜,据说创始团队对杭州的公共自行车颇有了解,觉得竞争太激烈,决定暂缓进入。

  两大巨头犹豫之间,杭州本地的公司和资本出手了。去年11月,杭州骑呗科技新推出共享单车骑呗,叫板两大巨头。没过多久,车身全白,车轮红色的hellobike(哈罗单车)也出现在杭州街头。按照当时的计划,他们准备今年上半年在杭州投入18万辆新车。

  这还不算接下来按捺不住的ofo和摩拜,以及小鸣、酷骑这样的搅局者。等到今年6月,摩拜正式进入杭州时,杭州市区已经有13个共享单车品牌,包括曾经“亮瞎”人眼,如今难得见一辆的土豪金单车——酷骑。

  由于有发达的公共自行车体系,许多共享单车企业在考虑扩张时都没把杭州放到优先考虑的位置。即便如此,来自杭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局的数据显示,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杭州涌入了44.68万辆共享单车。而浙江工业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吴伟强则估算,这一数字可能已超过60万辆。

  投资人认怂了

  相比战况激烈的北、上、广,杭州算不上本轮共享单车乱战的样本城市。按照地歌网的统计,去年9月到今年5月的9个月内,国内诞生了至少44家共享单车企业,平均每月超过5家。截至目前,共享单车行业入局者已超过70个。

  但和其他城市一样,在这些团队的疯狂投放下,杭州市民和政府部门对共享单车的态度迅速转变。从一开始的欢迎和拥抱,到后面的质疑甚至嫌弃,直到全国各地掀起对共享单车乱象的管理。

  资本的变脸更为迅速。在看到自己投资的单车被城管收走,或大量闲置之后,有投资人忍不住“炮轰”:“这完全是一场无关市场决策,赤裸裸的‘烧钱’游戏!”

  就连因为投资ofo一战成名的朱啸虎也开始反省:“投ofo的时候不知道这么烧钱。”下半年来,他已经在多个场合表示,希望ofo和摩拜能够合并,以缓解投资方的资金压力。

  头部公司尚且如此,二线共享单车企业的生存状况可想而知。实际上,一年来,资本对于共享单车的投资大部分集中在摩拜和ofo上,两者融资额的占比超过行业整体融资额的85%。

  这就意味着一旦寒潮出现,那些“烧钱”的二三线品牌只能面临被抛弃的命运。公开资料显示,自今年4月后,共享单车行业融资频率放缓。截至目前,除两巨头均已达到E轮融资、吸纳百亿元资金外,仅有哈罗单车、小鸣单车融资轮次达到B轮,14家企业停留在A轮或天使轮,仍有近60家企业未有融资消息传来。

  倒闭潮来临

  资本主动断腕的背后是共享单车单薄的盈利模式,尤其是在各家不计成本投放和竞争之下,没有人能从市场上赚到钱。

  以一辆造价千元的共享单车为例,不算后期维护成本,在借一次收取1元的情况下,必须要借出上千次才可能抹平成本。而在惨烈的竞争环境下,很多品牌采取了半小时内免费的优惠方式,使得这种短途的代步工具根本赚不了一分钱。

小蓝单车App已无法登陆

  原本一些单车品牌还能通过押金获得一定收入,但也只是在短期内可行,无法形成长期的现金流。在资金流岌岌可危的情况下,一旦市场对共享单车的不信任感蔓延开来,用户开始申请退回押金,多米诺骨牌倒下的速度只会越来越快。

  今年6月13日,运营仅5个月的悟空单车,因资金匮乏退出共享单车市场。时隔8天,3Vbike公告因大量单车被盗,宣布自6月21日起停止运营。8月,町町单车传来“跑路”的消息,后被证实因资金链断裂而停止运营。

  9月29日,酷骑公告,因资金周转出现问题,公司作价10亿元被四川某公司收购,CEO高唯伟职务被罢免。11月15日,小蓝单车团队解散,拖欠供应商货款近2亿元,员工工资未结清,CEO李刚公开致歉。11月23日,小鸣单车被曝出挪用资金支付供应链,拖欠员工工资2个月……

  芝麻信用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共享单车倒闭潮粗略统计造成用户押金损失已经超过10多亿元。为了解决这一痛点,芝麻信用正在发起一场“消灭押金”的行动。

  (据都市快报,原标题《一年涌入60万辆!杭州办公室人去楼空,共享单车接连倒闭!你的押金退了吗?》,记者 王潇潇 梁应杰。编辑:王佳)

相关稿件
·公述民评压轴戏:共享单车乱停放 市民强烈要求“管管好”
·共享单车秩序井然手划船投诉下降 今年长假景区更美了
·八百人合力共管 西湖景区共享单车长假首日井井有条
·杭州出台共享单车规范发展指导意见 叫停共享电动车
专题聚焦
 最热新闻
·萧山国际机场有个接待站让你放心把娃“托运”回家
·浙大教授成功攻克朱鹮生育难题 畸形率不到千分之七
·深读丨几家欢喜几家愁 2017白领年终奖调研报告出炉
·让吴冠中水墨画“复活”的杭派民居 背后是新墙材的变革
 本网专稿
·杭州首次票决出“十件民生实事” 从百万人次中搜集而来
·一路西进争创乡村振兴示范区 杭州开启美丽乡村新征程
·今年杭州发展目标和重点工作是什么?看这图就明白
·让农产品走向市场 代表建议打造农业电商产业集聚区
 权威发布
·杭州发布首个旅游智能"小程序"
·“杭州数字方志馆”上线
·2017,公交出行更便捷
·杭州注册志愿者突破200万人
 区县新闻
·余杭开出新年“工作清单”
·一年更比一年好 “双浦人的村晚”看起来真带劲
·淳安“百源经济”含苞待放
·蒋村街道出租房管理有了“云管家”
 民生帮帮帮
辟谣:化妆品被检出抗生素
辟谣:化妆品被检出抗生素
·萧山农产品市场销...
·一级建造师证照被...
·【回复】杭州卡支...
·【回复】丁桥创软...
·【回复】临安西天...
http://ad3.ctrmi.com/iAdexpv/PVHandler.ashx?aid=50116&wid=1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