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浙江 杭州 民生 即时 原创 房产 理财 图片 娱乐 教育 科技 生活 视讯 资讯 旅游 健康 分类 消费 环保 体育 论坛 微博 博客 播客
杭州在线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杭州新闻 > 今日视点 > 新政解读 正文

   | 打印
放大 原大 缩小 打印 

调查丨杭州网约车新政实施一年 为何车难打单难接?

新华社资料照片

  浙江在线-杭州频道11月1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吴朝香 俞任飞)从去年11月起试行一年后,杭州网约车新政修订版在上个月底进行了网上听证。和试行稿相比,修订版最大的看点应该是“放宽”:驾驶员的准入条件放宽、对网约车的运营要求适当放宽……

  为什么会有这种改变?新政一年中,网约车市场在悄然发生哪些变化?经常打车的乘客、开网约车的司机、网约车平台,以及那些由此被带动起来的行业,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新华社资料照片

  乘客和司机:车难打,单难接

  先来回答一个比较直观的问题:作为乘客,你觉得这一年来,打车是容易还是难了?作为司机,你觉得这一年来,生意好做吗?家住卖鱼桥,在武林广场附近上班的林婕,因为没有车,经常会打滴滴,她的感觉是车没以前好打。“特别是早晚高峰,很多时候,等上十多分钟也没人接单,即使加钱也没用。”

  林婕觉得车不好打了,但记者在采访中接触到的所有网约车司机几乎都说,单没以前好接。

  “我们在地图上看到的是,密密麻麻,周边好多车,都等着接单。”开了两年网约车的杨师傅说,早晚高峰单子还稍微多一些,平时真的惨淡,有时,等一个小时才派一个单子,还是个起步价。

  杭州市场上目前到底有多少网约车呢?杭州运管部门给出的数据是,截至目前,滴滴、曹操专车等6家网约车平台获得经营许可证,7000多辆车取得网约车运输证,取得网约车从业资格证的驾驶员有1万多人。

  网约车平台:司机难招

  对于拿到经营许可证的网约车平台来说,一年前出台的新政无疑是件利好的事。“一个最直观的表现是,订单量有明显的增长。”神州优车杭州区负责运营的林经理说。

  一个数据是,今年3月份,在新政过渡期满的第一天下午,神州优车的乘客需求量增加了38%。

  有同样感受的还包括首汽约车,其负责人表示,新政实施促进了首汽约车在杭州的发展。这一年来,首汽约车的每日订单量在稳步增长,目前他们在杭州有3000余辆运营车辆,和去年相比增加了43%。

  当然,新政带来的并不全是利好,一年下来,神州优车也有困扰。林经理说,因为是运营性质,违章查得更严。虽然公司一直紧抓对司机交通安全法制法规方面的培训,但常在路上跑,难免会出现违章。不少司机由于违章压力,不得不离开。

  一方面司机的流失率在增加,另一边司机却越来越难招。

  新政对网约车司机有户籍或居住证方面的要求。“但出来开网约车的还是以外地人为主,本地人很少,毕竟这个工作辛苦。所以我们的选择面窄了很多。”

新华社资料照片

  汽车租赁公司:开始退出

  除了网约车平台,因为新政而改变的还有徐帆这样的汽车租赁公司老板。因为试行办法对车型车牌的限制,有人开始做起了网约车租赁的生意。

  去年七八月份,徐帆成立了一家汽车租赁公司,公司里有200多辆电动汽车,全部都作为网约车出租。

  “那段时间网约车生意很好做嘛,不少上班族,没车的,就租车,下班后开滴滴。我们的车都租出去在外面跑。滴滴奖励高的时候,有些老司机,靠刷单一个月就能刷上万元。”让徐帆没想到的是,杭州网约车新政出来后,车辆更紧俏了,“因为一些人的车型不符合了。情况最好的时候,我们这里一个月能有七八十个司机来租车。”

  去年11月份前后,徐帆的车行,每辆车的租金基本在3000元左右。“那个时候,有些人就趁下班时间,跑两三个小时,也能挣三四千元。”

  除了开网约车本身有高回报,徐帆用来招揽顾客的手段之一,就是他声称自己和很多网约车平台有合作,租了他们的车,平台会在派单上有倾斜。“有些网约车平台找我们合作,每辆车给提成。这些网约车平台合作的车行很多,不止我们一家。”

  但是到了今年七八月份,徐帆所在的车行开始慢慢退出网约车租赁领域,到现在为止,他这里只剩下二三十辆车还在跑网约车业务。“租赁市场已经饱和了,太多人进来,车太多。另外,新政策对司机有要求,比如驾龄三年以上等,有些想开的人也开不了。再加上滴滴对司机的奖励也少了,生意不太好做。”

  出租车行业:一次“过山车”

  徐帆的描述,换一句话说,就是市场在悄悄洗牌。那些玩票的、趁利好分一杯羹的人开始退出。“从今年三四月份开始吧,来兼职租车开的基本没有了,剩下的都是专职开的,就是把这当作一份工作来做的。大多都是三四十岁,有家庭和生活压力,小年轻很少。”徐帆说。

  “我们群里上百个司机,三分之二都是专门开滴滴的。”只在下班和周末出来跑车的小黄说,这样的司机收入高,但辛苦,每天开车最起码12个小时,每周也就休息一天。“比出租车司机还苦。”

  去年才开始开滴滴的吴师傅觉得这也和平台的奖励政策有关。“以前一天接10单就有奖励,现在奖励下降了不说,单数也提高到20单,还分早晚高峰,那些靠下班时间开开的人,根本拿不到奖励,开着就没花头了。”

  开了20年出租的的哥王陵觉得,受到网约车的冲击,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他认为二者根本不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传统出租车需要运营权证,要参加年检,有经营年限,还有服务质量考核。而现在不少网约车,根本就不符合新政标准的,还在跑。”

  的确,对于出租车行业来说,新政带来的是一种“过山车”一样的感觉。杭州出租汽车集团的一组数据显示,新政过渡期结束后,仅今年上半年,集团每个月就有四五十辆出租车被承包,而到了下半年,这个数字迅速下滑一半。

  车太多,生意不好做,这是出租车司机和网约车司机的共识。杭州出租汽车集团的相关人士表示,希望控制网约车数量。“再这样增长下去,大家都没钱赚。”

  【浙江新闻+】

  杭州的网约车新政实施已满一年,这一年来,那些开网约车的司机有什么感受,新政之下,他们又经历了什么,记者采访了两位开网约车的司机,他们都在做滴滴,我们来听他们说说:我开滴滴这些年。

  网约车一年间,回望与倾听。乘客在意车好不好打,问的是“服务”,服务的便捷、安全、优质……这是消费者越来越高的要求;司机在意“规范”,想在合情合理的竞争条件下,尽可能挣到更多的钱,说的是新的服务形式变化带来更多市场潜力。

  网约车新规出台这一年,大家的感受是喜忧参半。新政的出台,体现了管理部门在跟随市场的脉动。而人们终将懂得:暴利时代不会长久,有序的竞争,规范的服务和管理,才是生存的真谛。

  王威柯,36岁,开网约车四年

  网约车行业“性价比”越来越低

  王威柯(化名)是滴滴专车的一名司机,在记者联系上他时,他的雅阁已经在城西空驶了半个小时了。

  “生意越来越难做了。”他苦笑。这是王威柯开滴滴的第四个年头了,从去年开始,开专车的收入每况愈下。

  “就说前天吧,我滴滴跑了一个上午才赚了200块,而下午替租赁公司送一群客户去机场,600块轻松到手。”他一边抱怨,一边算起了账。

  现在每天通过完成跑单任务,王威柯平均可以拿到80元的奖励金;而在一年前新政颁布时,这个数值还有150元。更别说2015年滴滴快车刚推出时,光奖励金他就能拿到600元一天。同时,专车的起步价也在不停的下调,从最早的17元,降到了如今的11元。

  不合规的车子抢生意

  其实,早在新政之前,这样的变化已经有了。

  2016年8月,优步中国与滴滴合并,从那时起王威柯明显感受到收入少了。

  随后的11月,杭州公布了《杭州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试行)》。

  之后,王威柯就去变更了车辆性质。

  “我有一个朋友开专车出了事故,因为车辆性质没有变更,保险公司不给报。我觉得这太悬,就去改了。”

  除此之外,他还“突击”复习了两个晚上考出了“从业资格”。在他眼里,这是一次机会,“那段时间查得紧,很多不合规的车都不敢上路。”

  确实,在今年3月过渡期结束后,半数不合规的网约车选择了退出,取得营运资格的王威柯迎来了生意高峰。“以往跑一天只有600的流水,那段时间涨到了1000多。”

  但好景不长,很快王威柯就发现,那些不达标的网约车,又回来了。“交警又不可能全都查出来。”他不无抱怨地说,现在路面上的网约车,很多都是未达标的:车辆号牌不符的,就去租块浙A牌照;车辆不达标的,就借别人的车去注册;此外还有大量未更改车辆性质或未取得从业资格的网约车。

  在王威柯看来,这些车抢走了自己不少生意。

  反过头来,当初为取得从业资质所做的努力,如今都成了“负担”。一方面,转为运营车辆后,保费相较以往多了两倍不止;另一方面,运营车辆8年的强制报废年限,又让车辆的价值降了不少。

  “哪怕之后我把车辆性质改回非运营,也要降上两三万,才卖得出去。”王威柯叫苦不迭。

  找到不错的行当就转行

  赚的不多,辛苦却一点没少。这一年来,滴滴对专车司机的要求水涨船高。在工作量上,每月必须保证26天出车,接单数要在207单以上,否则就会面临“淘汰”的危险。在服务质量上,专车司机出车时必须穿着正装,戴白手套,保持车内整洁,并常备矿泉水与充电器。滴滴常常会派人暗访专车司机的服务水平,王威柯把他们称为“神秘访客”,一旦被“神秘访客”发现不符规章,轻则减少派单,重则取消资格。

  最早租车做滴滴的王威柯,在2015年退掉租了一年的“天籁”。那时他对网约车生意非常看好,觉得与其每月花钱租车,不如贷款买一辆,“反正租金和还款差不太多”。

  但如今,每当有人向他打听网约车生意时,他都会劝对方别做这行。“大家都有点想跑了。”王威柯回忆说,当时和他一起买车的,有3个跳槽过来的出租车司机,都在去年不约而同地“做回了老本行”。

  原本在他们眼里时间自由、收入不错的网约车行业,“性价比”正变得越来越低。王威柯自己也在考虑转型,“如果找到不错的行当,我立马走人。”

  谈到这次新政修订,王威柯表示网约车行业的逐步规范是件好事。但他同时也希望,修订版推出后能够真正落实,让他们这些“守规矩”的网约车司机别吃亏。

  俞伟,37岁,开网约车4年

  暴利时代终究是过去了

  37岁的俞伟开滴滴4年了,他从下班后拉几单的打酱油司机,变成了一名专职司机,为了这份新工作,他还特意花了23万元买了辆丰田锐志。

  一个月起早贪黑跑了八九千

  最开始跑滴滴的时候,俞伟还在一家公司做销售,那个时候,下班的时候开几单生意,几乎是一种风潮。

  “就趁下班时间拉几单,一个月跑得好能有三四千。”这让俞伟很兴奋,那时他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如此。

  一年后,俞伟决定辞职,专门开滴滴。他换掉原来开了几年的旧车,入手了现在的丰田,觉得前景一片光明。但是最近这一年做下来,俞伟有些不确定:这行自己还能做多久。

  “生意太难做了,累,压力大。”俞伟说。

  俞伟如今一个月能跑八九千元,听起来,这个收入已经不错了。“但这真是一脚一脚踩出来的,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那些做到上万元的,更累。”他因此每天都有一种紧迫感,“不敢停,停一天就没收入。”

  他说,当初辞职,除了觉得开车收入高,还自由,没想到这种自由会是一种束缚。

  拿到了从业证还是心慌慌

  去年,杭州网约车新政颁布没多久,俞伟就开始准备从业资格考试。

  “我知道,很多人其实没去考这个,但我觉得,万一被查到了,影响开车怎么办?”

  他花了一周时间去准备,不开车的时候,拼命刷题,刷了五六百道题。他开玩笑说,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认真准备考试了。“如果不复习,考试的题肯定难,但做过题了,就觉得还好。”不过,第一次考试,俞伟并没有全部通过,参加了一次补考,才拿到了“从业证”。

  从业证在手,俞伟在开车的时候也并没有觉得太安心,因为他的车子迟迟没有去更改为营运车辆。他不知道自己还会做多久,所以一直犹豫着没有去更改。

  让俞伟吃不消的还有违章压力。

  “天天在路上跑,违章真是躲也躲不过,我们这个行当,很多人,都是12分不够用,不到一年,都被扣光了。”

  俞伟有时候会感叹一下,去年的那段好时光。

  “去年上半年,生意很好做,我一个月有跑到两万的时候,那个时候平台的补贴高嘛。”俞伟说,补贴都能占到月收入的三分之一,但是到了去年下半年,补贴变低,一直到现在,越来越少,“和那个时候比,可以说是锐减了。”

  但无论怎么怀念,暴利时代终究是过去了。洗牌后的市场,需要更辛勤的付出,才能有不错的回报。

  俞伟打算先这么开着,以后有合适的挣钱机会,比如能自己做个小生意,他就抓紧转行,“肯定不会一直做下去”。

相关稿件
·网约车纳入统管怎么管?杭州为修订出租车条例开听证会
·“顺风车”一天最多4次 杭州拟出台网约车等细则
·禁止以拼车名义开网约车 杭州拟出台新出租车管理条例
·杭州网约车管理将有法可依 无证司机不能获得订单
专题聚焦
 最热新闻
·萧山国际机场有个接待站让你放心把娃“托运”回家
·浙大教授成功攻克朱鹮生育难题 畸形率不到千分之七
·深读丨几家欢喜几家愁 2017白领年终奖调研报告出炉
·让吴冠中水墨画“复活”的杭派民居 背后是新墙材的变革
 本网专稿
·杭州首次票决出“十件民生实事” 从百万人次中搜集而来
·一路西进争创乡村振兴示范区 杭州开启美丽乡村新征程
·今年杭州发展目标和重点工作是什么?看这图就明白
·让农产品走向市场 代表建议打造农业电商产业集聚区
 权威发布
·杭州发布首个旅游智能"小程序"
·“杭州数字方志馆”上线
·2017,公交出行更便捷
·杭州注册志愿者突破200万人
 区县新闻
·余杭开出新年“工作清单”
·一年更比一年好 “双浦人的村晚”看起来真带劲
·淳安“百源经济”含苞待放
·蒋村街道出租房管理有了“云管家”
 民生帮帮帮
辟谣:化妆品被检出抗生素
辟谣:化妆品被检出抗生素
·萧山农产品市场销...
·一级建造师证照被...
·【回复】杭州卡支...
·【回复】丁桥创软...
·【回复】临安西天...
http://ad3.ctrmi.com/iAdexpv/PVHandler.ashx?aid=50116&wid=10016